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zfhzzy 的博客

周明剑,中医副主任医师,全科医师,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医政司脑病急症协作组会员,中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素问.腹中论篇第四十》解读(5)热中、消中  

2014-09-17 11:35:39|  分类: 《内经》解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【原文】

 帝曰:夫子数言热中,消中,不可服高梁芳草石药。石药发瘨,芳草发狂[1]。夫热中消中者,皆富贵人也,今禁高梁,是不合其心,禁芳草石药,是病不愈,愿闻其说[2]

 岐伯曰:夫芳草之气美,石药之气悍,二者其气急疾坚劲,故非缓心和人,不可以服此二者[3]

 帝曰:不可以服此二者,何以然?

 岐伯曰:夫热气慓悍,药气亦然,二者相遇,恐内伤脾[4]。脾者土也,而恶木,服此药者,至甲乙日更论[5]

【译文】
       黄帝说道:“先生多次谈到热中、消中之类的疾病,不可服用膏粱厚味、芳香之品、煅炼金石之类,说服用金石类药容易使人发癫,服用芳香之品容易使人发狂。热中、消中之类的患者,多是富贵之人,现今禁其膏粱厚味则不合其心意,禁其芳香之品、煅炼金石则其病不能治愈,希望听您讲解其中的道理。”
       岐伯回答说:“芳香的花草之气美好,金石类药物之气剽悍,两者之气都是劲急坚劲的,因此不是心性和缓的人,不可以服用这两类东西。”
       黄帝问道:“为什么不可以服用这两类东西?”
       岐伯回答说:“热气的特性是剽悍的,这两类药气也是这样,两者相合,恐怕要内伤脾脏。脾脏属土,而恶木克,服用芳香、金石类药物的人,到甲乙日反应更明显。”
【注释】
       [1] 夫子数言热中,消中,不可服高梁芳草石药。石药发瘨,芳草发狂:《类经.十六卷、疾病类.六十、消瘅热中》注云:“王氏曰∶多饮数溲,谓之热中。多食数溲,谓之消中。多喜曰瘨。多怒曰狂。瘨,癫同。
       [2] 夫热中消中者,皆富贵人也,今禁高梁,是不合其心,禁芳草石药,是病不愈,愿闻其说:《类经.十六卷、疾病类.六十、消瘅热中》注云:“高梁,浓味也。芳草,辛香之品也。石药,煅炼金石之类也。三者皆能助热,亦能销阴,凡病热者所当禁用。热中消中者,即内热病也,惟富贵之人多有之。《通评虚实论》曰∶凡治消瘅,肥贵人则高梁之疾也。盖富贵者以肥甘为事,肥者令人内热,甘者令人中满,气积成热,则转为消中消渴之病,故于高梁芳草之类,皆不得不禁也。
       [3] 夫芳草之气美,石药之气悍,二者其气急疾坚劲,故非缓心和人,不可以服此二者:缓心者,其志缓,和人者,其气和,服之不至为病也。非其人,则为病也。《类经.十六卷、疾病类.六十、消瘅热中》注云:“芳美者,气热而散,悍急者,性刚而烈也。
       [4] 夫热气慓悍,药气亦然,二者相遇,恐内伤脾:《类经.十六卷、疾病类.六十、消瘅热中》注云:“脾者阴中之至阴也,阳胜则伤阴,故二热合气,必致伤脾。慓,音飘。
       [5] 脾者土也,而恶木,服此药者,至甲乙日更论:脾恶木克,甲乙日木气当旺,克伤脾土,其病更甚也。《类经.十六卷、疾病类.六十、消瘅热中》注云:“脾伤者畏木,故至甲乙日更论,盖谓其必甚也。
【按语】
    一、《类经.十六卷、疾病类.六十、消瘅热中》张景岳:“愚按∶消瘅消中者,即后世所谓三消证也。凡多饮而渴不止者为上消,消谷善饥者为中消,溲便频而膏浊不禁者为下消。如《气厥论》之云肺消膈消,《奇病论》之云消渴,即上消也。《脉要精微论》云瘅成为消中,《师传篇》云胃中热则消谷令人善饥,即中消也。《邪气脏腑病形篇》云肾脉肝脉微小皆为消瘅,肝肾在下,即下消也。观刘河间《三消论》曰∶五脏六腑四肢皆禀气于脾胃,行其津液,以濡润养之。然消渴之病,本湿寒之阴气极衰,燥热之阳气太盛故也。治当补肾水阴寒之虚,泻心火阳热之实,除肠胃燥热之甚,济身中津液之衰,使道路散而不结,津液生而不枯,气血和而不涩,则病自已。若饮水多而小便多,名曰消渴;若饮食多,不甚渴,小便数而消瘦者,名曰消中;若渴而饮水不绝,腿消瘦而小便有脂液者,名曰肾消。一皆以燥热太甚,三焦肠胃之腠理脉络怫郁壅滞,虽多饮于中,终不能浸润于外,荣养百骸,故渴不止而小便多出或数溲也。又张戴人云∶三消之说,当从火断,火之为用,燔木则消而为炭,炼金则消而为汁,煅石则消而为灰,煎海则消而为盐,干永则消而为粉,熬锡则消而为丹。故泽中之潦,消于炎辉;鼎中之水,干于壮火。盖五脏心为君火正化,肾为君火对化,三焦为相火正化,胆为相火对化,得其平则烹炼饮食,糟粕去焉;不得其平,则燔灼脏腑,津液竭焉。夫一身之心火,甚于上为膈膜之消,甚于中为肠胃之消,甚于下为膏液之消,甚于外为肌肉之消。上甚不已则消及于肺,中甚不已则消及于脾,下甚不已则消及于肝肾,外甚不已则消及于筋骨,四脏皆消尽则心始自焚而死矣。故《素问》有消瘅、消中、消渴、风消、膈消、肺消之说,消之证不同,归之火则一也。此三消从火之说,二公言之详矣。又按《袖珍方》云∶人身之有肾,犹木之有根,故肾脏受病,必先形容憔悴,虽加以滋养,不能润泽,故患消渴者,皆是肾经为病。由壮盛之时,不自保养,快情恣欲,饮酒无度,食脯炙丹石等药,遂使肾水枯竭,心火燔盛,三焦猛烈,五脏渴燥,由是渴利生焉。此又言三消皆本于肾也。又何柏斋曰∶造化之机,水火而已,宜平不宜偏,宜交不宜分。水为湿为寒,火为热为燥,火性炎上,水性润下,故火宜在下,水宜在上,则易交也。交则为既济,不交则为未济,不交之极,则分离而死矣。消渴证,不交而火偏盛也;水气证,不交而水偏盛也。制其偏而使之交,则治之之法也。观此诸论,则凡治消者,在清火壮水,二者之间,但察三焦虚实,或滋或泻,随所宜而用之,若乎尽矣;然以予之见,犹有说焉。如《阴阳别论》曰∶二阳之病发心脾,其传为风消。此以阳明为十二经之海,土衰而木气乘之,故为肌肉风消也。《气厥论》曰∶心移寒于肺为肺消,饮一溲二死不治。此言元阳之衰而金寒水冷,则为肺肾之消也。《邪气脏腑病形篇》曰:五脏之脉微小者,皆为消瘅,此言寸口之弱见于外,以血气之衰而消于内也。又如《气交变大论》曰∶岁水太过,上临太阳,民病渴而妄冒。《五常政大论》曰∶太阳司天,寒气下临,心火上从,民病嗌干善渴。《至真要大论》曰∶太阳司天,寒淫所胜,民病嗌干,渴而欲饮。是皆以阴抑阳,以水制火,必以温剂散去寒邪,其疾自愈。诸如此者,总皆消渴之类也。夫消者消耗之谓,阳胜固能消阴,阴胜独不能消阳乎?故凡于精神血气肌肉筋骨之消,无非消也。予尝治一荐绅,年愈四旬,因案牍积劳,致成大病,神困食减,时多恐惧,上焦无渴,不嗜汤水,或有少饮,则沃而不行,然每夜必去溺二三升,莫知其所从来,且半皆浊液。最后延余诊视,因相告曰∶自病以来,通宵不寐者已半年有余,即间有蒙 似睡之意,必梦见亡人凶丧等事,鬼魅相亲,其不免矣。余曰∶不然。此以思虑积劳,损伤心肾,元阳既亏,则阴邪胜之,故多阴梦。阳衰则气虚,阳不帅阴,则水不化气,故饮水少而溺浊多也。阳气渐回,则阴邪自退,此正《内经》所谓心移寒于肺,饮一溲二之证耳。病本非轻,所幸者,脉犹带缓,肉犹未脱,胃气尚存,可无虑也。乃以归脾之属去白术木香,八味之属去丹皮泽泻,一以养阳,一以养阴,出入间用,至三百余剂,计人参二十余斤而后全愈。此非神消于上,精消于下之证乎?可见消有阴阳,不得尽称为火证,姑纪此一按,以为治消者之鉴。
    二、热中、消中及《内经》所言诸瘅、诸消,与现代中医之消渴,现代医学之糖尿病相类也。

请阅读本文的朋友帮忙点击文章下方的[推广]内容,谢谢!

 

 神阙穴(肚脐眼):返老还童、起死回生的穴位! - 汶水澄清 - 中医中药_偏方验方_养生保健_健康饮食


 

2012年07月11日 - 汶水澄清 - 辰龙淘宝 2012年07月11日 - 汶水澄清 - 辰龙淘宝 2012年07月11日 - 汶水澄清 - 辰龙淘宝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